恒丰娱乐没有掌门人的三星将加强集体领导制(附图

  《日本经济新闻》2017年2月22日报道称,因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被捕,三星集团将强化集体领导制,将以约60家集团企业社长参加的“社长团会议”为中心做出决策。作为三星的指挥塔,预计“未来战略室”的解散也将延期。首次遇到掌门人被捕,三星采取了稳定优先的布局,但在没有经营核心的状况下,今后的判断和改革可能会进展缓慢。“没有李健熙和李在镕的三星”(韩国《朝鲜日报》)、“统率力空白”(韩国《每日经济新闻》),2月18日李在镕被捕一夜后韩国各大报纸纷纷报道了此事带来的巨大冲击。

  三星在努力平息企业内部的慌乱。李在镕被捕当晚,三星在内部网站上发布的文章中这样写道,“希望大家相信企业,继续认真工作,尽量做到最好”,呼吁员工团结一致。

  这篇文章由三星集团约60家企业的社长联名发布。文中称“遇到这种事态,受到很大冲击,很心痛”,被认为表达了通过集体领导制度过危机的想法。

  三星曾有过采用集体领导制的先例。2008年,三星会长李健熙因非法资金事件暂时辞去职务,当时也是由社长团负责决策。各家企业的社长与三星电子的管理层每周3召开会议。最近,会议逐渐转变为学习尖端技术和经营理论的研修会。不过,预计今后将讨论经营课题,采取经会议批准后由各企业董事会做出决定的方式。

  目前,三星由200人规模的未来战略室负责成长战略,现行方式似乎不会改变。著名的“战略企划室”曾是三星强大的源泉,未来战略室是其后继组织。未来战略室兼具涉外功能,参与了为总统朴槿惠的密友提供资金。李在镕2016年明确表示要“解散(未来战略室)”。目的是在退出经济团体“全国经济人联合会”的同时,消除外界对其“”的怀疑。

  随着李在镕被捕,情况发生了变化。如果解散未来战略室,从集团整体出发制定成长战略的部门将消失,因此目前继续存在的可能性比较大。未来战略室制定方针、社长团做决策、各公司具体执行的流程将成为三星经营的基础。

  是否设置事实上的代理会长也成为关键。2008年时,78岁的老资格高管三星生命保险会长李洙彬担任了集团代理会长。此次,掌管未来战略室的66岁副会长崔志成和64岁的董事会主席兼副会长权五铉成为了候选人。

  崔志成负责汽车零部件和生物医药等未来重点领域的筹划,权五铉统管作为收益支柱的半导体部门,两人都拥有丰富的业绩。

  不过,三星内部有不少观点认为,从等待李在镕回归的角度来看,两人谁也不应成为权力集中的代理会长,只应成为对外负责人。

  三星面临多方面的课题。在并购(M&A)、人事和设备投资方面,受到没有掌门人的影响,预计各项调节工作都难以进行。作为财团掌门人被捕时的惯例,在拘留所内做出指示的例子很多。李在镕也很有可能效仿惯例,不过在无法接触现场氛围的情况下做决定难免会存在不利。

  李在镕虽然没有父亲李健熙那样的领袖魅力,但发挥领导力的场合也在不断增加。2016年在他的领导下,三星花费8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大型汽车零部件企业哈曼国际等。没有创始人家族的李在镕,三星向持股公司制转型等大规模调整也难以实现。

  尤其是围绕人工智能(AI)的投资等,着眼于社会变化的新业务投资很可能会减弱。继2016年度创下29万亿韩元的史上第2高营业利润之后,集体领导制虽然能有效维持未来1-2年的稳定,但存在3-5年后竞争力降低的危险。